=川宜

瓶颈期中Zzzz 更新缓慢。

tx:2972459483

头像来自名朋11番Bluhen!谢谢我的靓丽同体

发现了以藏的可爱之处^ ^

这段时间实在是没什么精力写下去了。情绪也总是不太安定,全面否定自己这种事也常有发生,整个人完全不在状态。最近也想尝试一下个人中心或友谊向,甚至是长篇剧情,所以暂时不会摸cp向和车。不过在lof完全死透也可能(哦)

总之就是想要超越自己,努力呈现每一篇作品。

“我常想,文字是应该具有温度和亮度的,最好是能温暖他人、照亮他人;如果不能,那至少也要温暖自己,照亮自己。”    â€”—王善常
故于此借句,自勉

汉克还记得科尔的手心全是汗,潮湿、冰凉。紧握着时,手指还能擦过被血浸透的创可贴,它已经变了形,起了毛边。汽车玻璃窗的碎片划伤了他的手背,温暖的血液与汗水混合,钻进他们双手间的缝隙,钻进指缝与掌纹。


救护车的声音和人群的尖叫仿佛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


直到他裹着毯子在身体紧绷的状态下惊醒,连同压抑的喘息和无法遏制的颤抖在底特律冬季的寒冷时刻交汇成一团杂乱的思绪。背上沿着脊柱爬过一阵酥麻的凉意,就算是借以床铺的支撑翻身下床,那样犹如高空坠下来似的眩晕感在双脚猛地一蹬下——伴随急促的呼吸。汉克 å®‰å¾·æ£®ç»ˆäºŽç®—是真正意义上的醒了。

汉克嘴唇里呼出一口温湿的热气,双手叠盖在大腿,...

距仿生人革命过后已有不短的一段时间,此期间康纳总有些不可思议的错觉,——有什么东西将那些日子的雨水和雪夜冲刷洗净了。那些拥有自我意识的同类于那时高呼出不平的声音,步伐印下笔直的脚印消逝在远方的极点。隔日便是大好晴天,即便底特律冬日里的阳光的确稍纵即逝,却依然不可否认其温暖,他同安德森副队长的关系也得以更近一步,在尽力做到诚恳的请求下,终于让他同意自己能够暂住其家,并协助他更改糟糕的作息和一切恶习。


事情也终于停下脚步了。


【现在是底特律时间8:47,距更正下的正确起床时间不远了。】


在那张压在餐盘下的纸条上写以方正的印刷英文,著名为Connor,他在等待着汉克 å®‰å¾·...

【lwlalw无差注意】【la死亡注意】

乌鸦匍匐于荒郊野外的树干上,拍动着黑色的翅膀为无名墓下永不瞑目的冤魂唱着安魂曲。

Lofty Wanderer跪在焦土上,十指因为长期深陷焦土而鲜血淋漓。血色的残阳吞噬着视野中的一切,这场盛大的葬礼没有神的祷告来祝福Lofty Anpassen上天堂,见证这一切的只有残喘苟延的他自己。

黑暗的血性被激起,残存的理智在混乱的情感中不顾一切的啃咬之下沦为了碎片。火光夹杂着拜德的枪林弹雨吞噬着所有的生灵,曾经并肩作战的同僚在此刻却永远地离去了使命。Wanderer仍旧记得那位年轻的同行者在共存节的夜晚拉响的手风琴声,那激励,昂扬。像是黑夜中的烈火般重新地点燃了他消散的斗志,但女神却在没过几天的一...

【汉康】Redemption 救赎

( ̀⌄ ́)

阿茶🍵-什么时候才能填坑:

Ep.2




「汉……、……克……」




又是那个画面,又是这该死的画面。汉克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的噩梦,纠缠自己小半辈子,还不肯罢休吗?他这样想着。




“安德森先生。”他应声睁开双眸,声音来自站在自己床边的仿生人,对了,他差点忘了。那天过后汉克把他带回了家,准确的说是被迫性带回来。盖文身为警员藏着一名「本该消失」的原型警用仿生人假如被发现肯定会被怀疑,毕竟他是否保存机密文件目前谁也不得而知,而耶利哥,马库斯与赛门长时间在外没有人能照料,那么最佳人选便是——「伊甸园」,也就是汉克。“时...

【汉康】Redemption 救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1713!!!!!!

阿茶🍵-什么时候才能填坑:

性//爱仿生人au


设定:


2039年仿生人革命成功,仿生人与人类获得相同的待遇。尽管为了生计一部分仿生人仍留在伊甸园。而马库斯与赛门仍在解救一部分被关押、或是被虐待的仿生人交给另一个人,伊甸园比起性爱俱乐部,更像是一个庇护港,而这里的老板,正是汉克。


围绕最近被解救的一台仿生人开始了故事。




🚫R-18🚫


#汉康# #马赛# #900G#







Ep.1...

【存个单屠戏】【64w 51死亡有】

我的恨意来自对他存在本身的嫉妒与不甘。

于是我挟持了他的搭档,用手枪指着他的脑门来到模控生命总部的底层,警告他最好放手。

情感只会成为完成任务的累赘,我毫不怀疑这点。于是下一秒我就亲眼目睹了他为了安德森副队长、为了这个男人的性命而同意取消了指令程序的执行。但经由我对他这种态度的愤怒和未被按我所意放下的手促使我依然向他开了枪——当然,我应了他不要伤害安德森副队长的要求把他一把推开了,因为这并不在任务执行的范围之内。如果不是必要,仿生人没有权限伤害人类。

但序列号为RK800#313 248 317-51的警用型仿生人仍然是我必须进行肃清的目标对象。

嘣。

枪响、包括子弹自动续接上的咔哒...

【存个单屠戏】【汉克死亡有】

葬礼。

“节哀。”

有人一声轻唤,把我当做人类一般漫不经心地拍拍我的肩。世界从某一隅开始有了焦距和白噪点。人影绰绰,过道两旁有底特律警局的人身着黑白衣物窃窃私语,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男人则一脸怜悯的垂头向下看。

也许这是在仿生人革命之后,这块胡桃棺木是唯一能够强硬的将我拒之门外,成为我和副队长分隔两地所证明的事物了。他在生命的死亡里回归本源。我看见很多大朵的新鲜马蹄莲,天南星科,尚且艳丽苍白的死亡体装饰永不腐败的死亡体。

他就像睡着了。只是嘴唇血色全无,平缓的弧度隐匿些许不自然的讽意。就像他说“康纳”一样。也许还可能是些别的什么话?我不知道。…无论如何,当前的事实便是安德森副队长都不可能再...

【以名唤我】<警探组剧情向 一个从陌生到熟知的故事>

双人类现代au 汉康二人为邻居
康纳的姓氏来自于Bryan
细节颇多 暂且还是互相称呼姓氏

OK?↓正文往下
——

汉克 安德森今年53岁,几个星期前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结束了他二十多年的警探生涯,开始安安分分的在家过着类似于养老般(如果忽略那些依然时常出现的酒瓶和快餐盒的话,也许真的还蛮有中老年人味道)的生活。——还拥有了一个新邻居,就在今天早晨,大包小包的行李从车上被搬下来,当然、这种事情总是避免不了一些磕磕绊绊,无序又混乱的噪音换做是谁都会烦躁,更别说是安德森了。

他踩着拖鞋快步来到玄关,熟练的旋转开门把几乎马上就要接上一句难听的脏话送给旁边那户新人家——只是门还没有完全被推开,就结结...

【无题】【这是予我最亲爱的专60(兼对象)的告白戏】【算半个51x60】

血和铁,火焰和水流,黑暗和光。人们说,世界上的确存在另一个自己,像是鞋盒里倒转放置的另一只鞋,像是透过镜子与之对视的映像,像是站在路灯下从脚底流出的黑影子。

于是我想到了你,RK800#313 248 317-60。你我共同属于一个机型,我却从未将你当做我的复制品,因为我们固然共享同一个记忆,但你也同样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带着一抹红色的,模糊的影子,我想找一些形容词来描述你,像是丛林里燃起的火光,壁炉里温暖的火焰,诗人和歌手笔下特立独行的,火红的影子,也正如这秋季的落枫——你和我一直都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你也不愿承认我和你相同。

告诉我你那双眼睛里承载的东西:天空,阳光,僵坠的落叶,秋风中的...

习习。是新坑预览
脑子有点问题突然想写剧情向中长篇。虽然坑的概率是100%

【马康/自戏/康皮】

我信你,所以我打破了“墙”,遵从你为我新的领袖,且又认定你能够指引我们所有的同胞让其与之和胜利、自由同行。

我毫无争夺此位之意,着实是真切的将你认可,甘做这场伟大革命发起人的臣。给你我设法艰难保全的内心,不营造字句,不与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逆境所触动,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黄昏临近,源泉也许并不遥远,因为你就在我身边。

如人类所说现在是过去的继承,未来是现在的延伸。而今我们的革命获得了伟大的胜利,我同你并肩齐立于高台呼喊口号宣告仿生人不再被奴役的历史新纪元的诞生。

且又守你的约。——底特律难得放晴的晌午显得如此耀眼,我几乎是花费了比平常还要多一倍的搜索时间才从我的语言...

60车。可带入自己
@はとリ 造福kazu老师(?)

想要写出更有深意一点的什么

【6/9汉克 安德森诞生日纪念 康纳视角语言流】

晚上好,安德森副队长,现在是底特律九月六日的00:00。我从底特律警局其他一些警探的口中了解到今天是您的生日…嗯?您询问我为什么挑选这个时间吗?因为据我资料库中的研究数据表明,多数人类在自己生日刚开始的那一刻就收到来自他人的生日祝福会获得其他时间段无可比拟的“被关心感”、“满足感”——甚至是“幸福感”。所以我擅自做主将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时间设入我今日的日程安排表中,并将提醒我要提前十分钟组织好语言,为您献上我最真挚的生日祝福。可能较遗憾的事是我没有足够的资金与时间为您订购一个约为六寸的生日蛋糕,因为近期工作着实是过于繁忙。相信我,就算是仿生人也是需要少量的休眠待机用以维持更长久的运转,我并...